pePishallower

想要狭隘又伟大

在文科班搞了个对象

文科生扛把子荣*艺术生战斗机蹦
源于生活的小段子
高校设定 私设相当多
可能会持续更新...吧

1.
  开学第一天,林在范不负众望的迟到了。

  班门口站着比他早到一分钟的朴珍荣。

  俩人大眼瞪小眼,世界瞬间安静。两分钟之后朴珍荣背过身去,开始疯狂的眨眼睛。小小声的嘟囔在安静的走廊里格外清晰。

  “我靠,瞪个眼睛怎么这么累的。”
  林在范笑出了声。

  开学第一天一起迟到的两个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,直接上手勾肩膀的深厚。

  第一节课下了之后俩人终于进了班门,班里的小姑娘们颜狗病作祟,为自己未来的光明人生喟叹。

2.
  最后一排靠墙的座位简直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。

  物理课上,睡眼惺忪爬起来的林在范,看着后门窗玻璃上班主任突兀的一张大脸,惊恐的作出了以上评价。

  虽然听不懂物理课但还是坚持着记了笔记的朴珍荣笑出了声,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物理老师说的是“开普勒”,把“开饭了”三个大字记在本子上。

一丝不苟,工工整整,丝毫没有物理老师有口音的觉悟。

3.
  班主任是个长着胖虎相的地理老师,连续在后窗盯了好多天之后,被朴珍荣同学上什么课都不睡觉的精神打动,选了他当班长。

  大会小会成堆成堆的开,有时候还能碰到脸红红的女生请求他搬桌子,帮上课玩手机被抓的同学打掩护。朴珍荣同学十分欣慰。

  自己终于在革命的道路上越飞越高,忙的脚不沾地。

  班主任老胖大概想破脑袋也想不到,朴珍荣上课不睡觉,是因为....

  开学时候腰受了伤,趴着睡觉疼得慌。

4.
   再说林在范,是一个艺术生。

   有一千种薅头发的办法,晚自习还能随意进出校门的那种。

   朴珍荣很忙,班级里的事都得他掺和一脚,自然没时间买饭。

  小林同学自主承担了替小朴同学跑路的任务。

  所幸的是学校自习查的并不严格,从后门把食物递进去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任务。

  第一次是加了两份辣条的烤冷面,好吃。

  第二次是门口大妈卖的夹里脊的鸡蛋灌饼,好吃。

  第三次是推车老大爷烤的红薯,好吃。

  就是味道有点大,班里同学看它的目光就像八百年没有吃过饭。

  第四次是泡好的豚骨汤达人,好...

  还没等吃字说出口,朴珍荣就从泡面腾起来的白雾中间,看到了若有若无的年级主任的身影。

5. 
  朴珍荣跟林在范靠在走廊里排排站,唠唠嗑。

  林在范突然开口
“在这站着太无聊了。”

“我们去吃麻辣烫吧。”

朴珍荣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端着作为一班之长的矜持宇高傲说到

“当然去啊,当心可别给老师看着”

  班门前出现了两个旋风一样的身影,身后响起一片磨牙声。

【伉俪】旅行者

   旅行者蹦*土著(??)荣
   梗来自于一个条漫
   u are的歌词简直就是撩汉利器
   每天都是为高赛文爆灯的一天
   甜甜甜饼(叫小段子更合适)


   遥远国度的一个小镇里迎来了一位长的很好看的旅行者,扛着微单,戴顶渔夫帽,背个登山包的那种。   林在范喜欢摄影,他总是带着明朗的微笑,一路走,一路询问来挣得拍摄许可。

  一路上总有小姑娘带着羞赧的笑容将新鲜的雏花递给他,更有热情的小伙子向他吹着清亮的口哨,林在范大方的接受着小镇给予的善意,八颗大牙还在日头下闪光。

  溜达累了的林在范停在了路旁,捧着相机嘿嘿傻乐,傻乐的林在范就这样,被突然从街边居民楼上降下来的编织篮子吓了一跳。愣了愣才抬脚上前,看到篮子里放了几枚硬币和一张便签。他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,一个亚裔青年在顶楼撑着头,身边放着一对儿小拐棍,对着他笑弯了眉眼。

  您的好友林在范-----遭到暴击。上天真的是相当有眼力见,这个青年从头帅到脚,即使头发被风吹的乱糟糟,也很好看。林在范呼吸一滞,盯着无辜居民朴珍荣的眼睛就跑了神,无奈他的笑容太过美好明快,让人从心底感到放松和愉悦。朴珍荣咧了嘴角,晃了晃手里连着篮子的绳,少男林在范才反应过来,浏览着便签上的内容。

  “我的膝盖受伤啦,可以拜托你到对面的商店里买柠檬汽水和牛奶糖吗?”最后附着一个歪七扭八的笑脸符号。下面还连带上了当地的语言,当然,借给林在范八百个脑子他也看不懂。

  晕晕乎乎的林在范晕晕乎乎的过了街,迷迷瞪瞪的买了牛奶糖和汽水,在商店抖着手给青年写了留言。

  “您好,您介意我给您拍张照片作为留念吗?您笑起来真好看。”
“突兀的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林在范。”

  一股脑儿把东西都放到篮子里,对着青年把脑袋缩回去的地方发着呆,林在范觉得自己恋爱了。

  朴珍荣探出头,看到呆滞的林在范,向他挥了挥手,比了个剪刀手,笑的牙不见眼。林在范把这样的朴珍荣记录了下来。

  过了一段时间,朴珍荣又把篮子降在出神的旅行者身前,牛奶糖压着三张便签,便签的一角在风中轻微的打着卷。

   “谢谢你,这里的天空总是很美。”林在范有点懵。
   “像你。”
   “我叫朴珍荣。”

   林在范的耳根子有点热,他含了牛奶糖,用手搓了搓脸,跟朴珍荣挥手道别。

   朴珍荣露出小狐狸得逞一样的微笑,因膝盖受伤告假在家的朴能能同学,已经注意那个美好的微笑很久了。

   旅行者驻足停留,小篮子也有了它的固定归属。
   牛奶糖总是特别甜。

lof果然贼棒啊哈哈哈 哇哦哇晒